“全额学费杀人记录”高额学费杀害中国人

近年来,中国的高中和大学学费一直在上涨或下跌。一些农村家庭甚至被迫因高昂的学费而丧生。中国农村家庭教育收费亟待降低和规范。

一篇署名令人不寒而栗的题为《学费杀人的完整记录》的在线文章最近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文章提到了12起因高额学费负担沉重而自杀的案件。

一些学者指出,“执政为民”这四个字似乎只是教育官员的口号。

许多家庭不得不承担沉重的公共教育费用,这使他们感到非常痛苦。

中国媒体报道的以下12个真实例子可能说明了中国教育中存在太多问题:案例1:自杀:王静娜(成都金牛区土桥中学高三毕业生),19岁,女,2005年8月14日《成都商报》报道,王静娜喝农药“灭蝇”,2005年8月13日16: 00自杀。

她自杀的原因是:王静娜被成都一所私立大学录取,学费为13000元(人民币,下同)。

王静娜住在单亲家庭。她的父母多年前离婚了,她的经济相对困难。

王静娜的学费和杂费总计13000元。事故发生前,她妈妈说她不能马上拿出这么多钱,但建议她不要担心,慢慢想办法。

王静娜向祖父要钱,但失败后,她自杀了。

案例2:李清培的母亲林冰心(音译),2004年8月4日《泉州晚报》报道。

2004年7月26日,林冰心因无法承受家庭贫困和儿子大学费用的压力而喝农药自杀。

最初,李清培被福建集美大学录取,她的家庭负债累累。

李清培的父亲里德于2001年去世。

2003年,李清培16岁的妹妹李少玲初中毕业,但由于她的家庭已经负债1万多元,她不得不辍学去工作。

那年3月刚满16岁的李少玲去了南安石山的一家伞厂工作,每月给家人200元钱帮助养家。

当李佳向邻居借了几千元建蘑菇种植园时,它几乎完全关闭,负债数千元。

林冰心死前多次告诉邻居,他“想早点被释放”,因为他无法承受家庭贫困和抚养一对孩子的压力。

案例3:周娜的母亲刘舒洁(沈阳第四中学和沈阳第三中学毕业生)获救后幸存。《辽沈晚报》2004年8月27日报道,2004年8月26日8: 00,刘舒洁在家吞下100片“地西泮”。获救后,她幸存了下来。

周娜被北京应用技术大学大学计算机专业录取,每年学费超过8000元。周娜决定放弃在北京的本科教育,准备去沈阳学习一个更便宜的专业,但是这个专业的学费对于4000个家庭来说也太高了。

自杀前,刘舒洁留下了遗书:“……我真的很想实现你的大学梦。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不能给你一个好的环境……对不起……


周娜上小学时,父母离异。

我妈妈患有严重的心脏病。

母亲下岗后,这对母女依靠200多元的社区和单位补贴以及崔女士(刘舒洁的朋友)的支持生活。

案例4:龚某和焦志美(高栏二中、三中毕业生)的母亲于2004年8月27日在《甘肃农民日报》上报道,龚某于2004年8月22日凌晨被放入他的水窖井。

焦志美被张掖医学院录取,负担不起女儿近5000元的学费。

焦家的条件不好。焦志美的哥哥已经大到可以娶一个媳妇了。

我妈妈几次要求焦志美放弃上大学。

后来,当她的父母看到她下定决心要上大学时,他们到处集资,但直到8月21日才筹到3200元。

案例5:李启福(永济实验中学初中毕业生)的母亲赵丽琴(音译)于2004年8月26日在《东亚经贸新闻》上被报道。2004年8月20日,李启福收到了高考录取通知书。几天后,赵丽琴在牛棚外上吊自杀。

李智富被长春汽车工业学院录取,学费为每年8000元。

赵丽琴到处为他的儿子筹款,但他只借了4000多元。他又生病卧床了。他的父亲和李启福讨论了先给母亲治病的4000元钱。结果,赵丽琴和家人在牛棚外上吊自杀。

在她自杀之前,她对李智富说,“我看不到这种病,所以妈妈不会花任何钱。

你不应该总是想着你的家人去上大学。这是孝道。

“赵丽琴患有心脏病、风湿病和其他疾病。

自杀前,家里有两头奶牛突然死亡。从那时起,赵丽琴就没有生病。

这个家庭从东向西借了一万多元。

李智富经常在县城做兼职,但是他已经在一个建筑工地工作了半个多月,没有拿到任何工资。

病例6: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二街村村民、两个孩子的父亲王郡华于2004年8月18日在《北京时报》上报道,2004年8月4日晚,王郡华因饮用农药死亡。

2004年8月3日,王郡华的两个孩子同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学费大约是8000元。

王郡华的工作是清理村里的垃圾,年薪7900元,这是这个家庭的生活来源。

8月4日晚,王郡华未能索要上半年的工资,喝了农药后死在自己的院子里。

在他死前,他在院子里喊道:“即使我死了,我也会让我的孩子去上学。

“案例7:孙大鹏(辽宁辽阳第四中学、第三中学毕业生)的父亲孙守军2006年3月16日在《南方人民周刊》上报道,2004年8月2日,辽宁省辽阳市贾小七镇陡黄树村的农民孙守军在家喝了半袋“万灵”牌农药自杀。

孙大鹏以每年5308元的学费被锦州师范学院录取。

自杀前,他留下了一张遗书:“我的儿子…仅仅因为我没有能力让你去上学,也没有脸面对你,我只能为我的死感谢你。

“2003年,辽阳市政府征用土地,孙卫戍一家仅获得6000元补贴。

失去阵地后,孙卫戍做苦力,比如卸火车皮和做泥瓦匠,平均每天挣20元。

几年来,孙卫戍因过度劳累而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前列腺炎等疾病。

案例8:达州铜川区普佳中学高三毕业生郑庆明(Zheng Qingming)2004年6月24日在《华西都市报》上报道,2004年6月4日高考前两天,郑庆明躺在铁轨上自杀。

郑庆明的家庭很穷。这学期,学校仍然需要600多元的学费。为了收回学费,学校强迫郑庆明参加各种活动,考试前没有给他发准考证。

郑庆明是由祖父郑黎姿养大的。

2004年,郑黎姿的妻子生病了,花了很多钱。她太无助了,欠学校600多元。

郑庆明的班主任张旭度多次在同学面前让郑庆明尴尬,并开车送他回家找钱。

2004年6月4日,郑庆明再次回家要钱,并说他要去学校参加考试。他的祖母在箱子里翻找一些钱并给了他。然而,她再也没有回来。

案例9:邵某,河北省大城县王乡屯村村民,其儿子将于2004年6月9日参加高考,于2004年6月2日割腕自杀。

考虑到孩子高昂的学费和家庭的困难,邵某在儿子高考前5天自杀了。

小邵的母亲身体不好,1999年花了1万多元治疗肾结石。从那以后,家庭收入一直很紧张。

邵某为他的三个孩子提供了上学的条件,他的家人借了一大笔外债。

自杀前,这个家庭只有5000元。

事故发生后,邵逸夫在医院花了近1万元。

案例10:苏田,甘肃省山丹县一中三中17岁毕业生,男,2003年8月4日在兰州晨报上吊自杀。

原来苏天将被兰州医学院录取为临床医学专业,每年学费为3200元。

由于无法提高学费,他感到绝望,在生活的压力下自杀了。

苏田的母亲没有工作,全家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生活。

我父亲患了膀胱癌,花了很多钱。

2000年,“山丹煤矿”被拆除时,所有员工都失业了,包括苏田的父亲。

案例11:荆燕梅(榆林市一中高三毕业生)的父亲荆同石(Jing Tongshi)于2003年7月26日报告,2003年7月14日,榆林市资州县庙家坪乡牛心克林村村民荆同石在家服毒自杀。

荆燕梅被东北师范大学录取,每年至少要花1万元,她弟弟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用每年也要花几千元。

童石国王有五个孩子。虽然他的大女儿和儿子已经成为一个家庭,但唐时国王的家庭负担仍然很重,他的家庭已经欠下了3万多美元。

除了荆门梅的学费之外,还有荆东梅和熊静的学费,每年近1万元。

再次借钱更加困难,因为债务太多,而且经常借钱。

高考后,童石国王的父亲病情恶化,但他的菜地售价不到每公斤莲藕5美分。

事故发生后,这个家庭增加了8000多元的救助费用。

案例12:小丁的父亲小丁(当年毕业于宝鸡高中)在2002年8月29日的《中国商报》上报道说,小丁的父亲在2002年8月25日跳楼身亡。

丁晓被复旦大学录取了,但丁福没能筹到7000多元的学费。

丁福为个体运输户开卡车,这个家庭很穷。

丁福的雇主在他去世前近两个月没有付给他工资。他试图向雇主借2000元,但没有成功。当他到家时,他从窗户的7楼跳下自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