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部长关注高志胜被绑架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高志胜失踪的消息也触动了加拿大善良人们的心。

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公民自发来到中国大使馆,强烈要求释放高。

2日,加拿大移民部长杰森·肯尼(JasonKenny)和对外贸易部长斯托克·韦尔迪(StockwellDay)对高志胜的情况表示担忧。

肯尼先生说:“我们非常关心这件事。

“我们非常重视这些问题,”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高志胜被视为中国良心和人权律师的领袖之一。

人们提名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我认为他把自己放在中国受压制的人群中。

他积极争取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基本权利以及宗教和少数群体,特别是基督教徒的权利。

他一直在努力保护受到中国政府攻击的人权捍卫者。

高律师有非凡的勇气和决心。中国政府应该把高律师视为英雄。

可悲的是,他被绑架、殴打和折磨。现在我们知道了他的家人在他的信中描述的可怕的折磨。现在他又被绑架了。

高失踪五天后,他的家人向公众披露了高在2007年绑架期间描述的酷刑。

在50天的监禁期间,高遭受了12种酷刑,包括对他的脸、上身、嘴和下身的电击、用牙签桶扎他的下身、倒尿和其他酷刑,以及辱骂、侮辱、威胁和恐吓。

高志胜律师在2001年被评为全国十大律师之一,但自从他向国家领导人发出三封阻止对恐怖分子迫害的信以来,高志胜律师及其家人一直受到骚扰、监视甚至绑架。

他的律师的营业执照被吊销,警察骚扰了他的家人,包括他14岁的女儿和4岁的儿子。

2006年,高因“煽动颠覆国家安全”被判处三年监禁。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日本小当局判他缓刑五年。

2007年9月,高律师再次被绑架,原因是他在奥运会前给美国国会写信,公开中国的人权状况。

高律师在他的文章《夜,黑头袖,歹徒绑架》中透露了绑架的经历。

考特勒告诉记者:“高志胜的迫害案是检验中国(统治者)是否坚持法律的试金石?还是绑架、监禁或折磨那些真正坚持法律的人?

因此,我希望加拿大和国际社会关注高智晟的迫害案件,以便我们能够确保他获释。

在给中国领导人胡锦涛的一封信中,戴维·豪尔赫代表“加拿大朋友高智晟”说,高智晟是中国真正的爱国者之一。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们,他的加拿大朋友,非常关心他的情况,希望中国政府释放高。

高志胜在公开信中谈到一名特工殴打并折磨他:“对恐怖分子的折磨和折磨,是的,这是真的。”。我们已经训练了这12套对抗恐怖分子的装备,…法轮大发协会发言人戴龚宇说:“我们非常担心高律师的现状。

在中国,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为恐怖分子受训者辩护的律师也会受到迫害。

他们不得为恐怖分子学生的无辜辩护,否则律师执照将被吊销,甚至被骚扰和监禁。

郭国汀律师就是一个例子,他因为给恐怖分子学员辩护,而被强行停业、失去了律师执业证,最后被迫离开了中国。一个例子是郭郭婷律师,他被迫停业,失去律师执照,最后离开中国为恐怖分子受训者辩护。

大赦国际的加拿大总统亚历克斯·尼夫说:“毫无疑问,高律师再次被中国国家安全局拘留,并被关押在一个秘密的地方。”。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世界没有理由不担心他会再次受到严刑拷打。

加拿大政府必须就高的情况与中国当局进行强有力的谈判,并鼓励所有其他政府与我们合作营救高。

“加拿大议会的韦恩·马斯顿参议员说,加拿大必须保持其在国内外捍卫基本人权的声誉。

他说:“加拿大政府通过外交部长与中国政府联系非常重要,以确保他们理解我们对高的关切。

两个热情的读者在看到报纸广告要求高志胜获释后自发而来。

弗兰克·奎因(Frank Quinn)说:“我很难理解,无知的人仍然在世界上的一些地方进行这种疯狂的支付宝抽奖,以发起一次共同购买。

他说他想对高说:“不要放弃希望。

中国境外仍有一些人在关注那里发生的事情,并将尽最大努力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释放他们。

大赦国际成员路易丝·弗雷夫(Louise Frave)表示:“加拿大对中国受迫害的人做得还不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