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院校和公立医院部分人员的“撤离”将走向何方?

今年年中,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在大学和公立医院被排除在机构管理之外之后,它正在研究和制定一种将人事管理联系起来的方法。

随着年底的临近,相关措施的状况如何?大学和公立医院是什么样的反馈?“未纳入汇编管理的相关文件尚未印发。因此,暂时没有办法将后续的人事管理联系起来。

”11月10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在“第二届公共机构人事管理与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让我们先看看北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以及大学和公立医院的人员是如何不被纳入人员配置管理的。然后我们可以制定相关的人事管理计划。

”高校和公立医院一旦不纳入编制管理,那么,人员总量如何来控制?这就意味着,事业单位的人事管理依托在编制基础上的制度,就要重新考虑了。“一旦大学和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如何控制人员总数?这意味着公共机构的人事管理应在建制的基础上重新考虑。

丢失的原始属性的建立是什么?它是预算和拨款的基础。

然而,这是对计划经济体制的解释。现在,这个机构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前任政府的原有属性。

“我们医院的编制指标已经多年没有调整了。目前,现有编制为1100人,仍短缺约400人,编外人员超过1000人。但是,基本上采用了“同工同酬”的收入分配计划。

“在11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广东省第一附属医院临床医学院人事科科长表示,最初,该机构是用来规划和确定工作岗位和员工数量的,这是财务预算和分配的依据。但是,随着医院规模的扩大,大部分员工的收入都是医院自己的盈亏,而医院每年购买设备的财政拨款只有950万元。

公立医院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三部分:各种医疗服务费用、药品销售收入和国家财政补贴。

近年来,由于新医疗制度的改革,财政补贴的比例越来越小。

据了解,2014年公立医院分别占其收入的54.3%、37.9%和7.8%,不到国家财政补贴的10%。

即使在政府财力雄厚的北京、上海和深圳,财政补贴在公立医院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也只有20%左右,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市县甚至已经十多年没有获得财政补贴了。

对此,河北某大学人事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的编外人员不多,约占员工的5%。即便如此,财政拨款远远不足以支付员工的工资。因此,是否纳入编制管理对学校影响不大,但对员工来说,关键是退休后的养老保障问题。

“具有事业单位设立地位的,享受事业单位的工资、养老金和医疗待遇。但是一旦没有了机构,会不会影响到职称的评定?影响职称评定就是直接影响个人养老金的数额。

上述大学的人事部门负责人说,在大学内部,有机构的教师和有合同制的教师的工资差别不大。如果职称上升,工资也会上升,而在一些单位,只有单位里的人员才能申报职称。

也就是说,职称对教师的退休工资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即使退休前一天获得教授的职称,养老金也会大大增加。

然而,在职业发展方面,一些单位对编外人员设置了许多发展限制,没有考虑编外人员的晋升和专业职称的评价。

“我们目前的编制是严格控制的管理模式。

”上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人表示。

既然事业单位的建立已经失去了财政分配和控制事业单位在事业建立和保留之间规模的意义,那么不包括事业单位管理是大势所趋,如果不包括事业单位管理,又如何管理呢?“无论机构有多创新,公共机构的属性都将保持不变。

上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人表示,2015年3月,北京发布了一份两句话的文件,这大致意味着,只要是一个公共机构,就必须履行作为政府公共部门的职责。只要是事业单位,人事管理和养老金投资都和以前一样。

也就是说,相关机构必须执行公共机构的基本规则,但只能依靠建立在制度安排基础上的重新考虑。

显然,下一步是为未包括在编制内的大学和公立医院等机构探索人事管理方法。

事实上,撤销机构并不意味着政府的财政投入缺乏依据。

据记者了解,厦门、深圳等地取消了以往按设立金额分配资金的财政投入方式,改为“按事项收费”。

今年7月,深圳率先取消新建市级医院,取消公立医院的行政级别,按照岗位管理模式实行充分就业,在政府批准的工资总额范围内实行岗位绩效工资制度,建立体现医务人员劳动价值的工资标准。

对此,深圳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罗乐泉表示,医疗人员的待遇,尤其是退休待遇,应该首先得到保障。与此同时,新建的市级公立医院取消了机构设置,但增加了职业养老金,以通过养老金机制保护医务人员的待遇。

简而言之,深圳将改变按人计酬、按事计酬的财政投入方式,不同于由财政按“人头”核定的资金分配方式。

与此同时,深圳将公立医院的补偿从原来的三种服务收费渠道、药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补贴改为两种服务收费和政府补贴,增加了政府对医院的补贴,同时公立医院真正实现了公益性的回归。

数据显示,2015年深圳市公立医院财政补贴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从2009年的17.2%上升至2015年的28.5%。

这接近于政府的“服务购买”,而不是传统的护理机构。同时,在撤销设立后,医院可以根据医疗服务需求和职能定位安排工作,解决业务需求与人员配置不匹配的问题。

然而,与深圳相对丰富的地方财政等条件相比,要想在更多地方探索未纳入机构编制的高校、公立医院等机构的人事管理方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