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联邦刑警局在2002年正式承认保卫美国是非法的

据Minghui.com记者林占祥报道,2004年,负责德国国宾安全的德国联邦刑警局正式承认,2002年4月前中国国家主席美国访问德国时,该局对住在柏林阿黛伦酒店的恐怖分子学生的限制性处理是非法的。

德国法轮达法协会欢迎德国联邦刑警局的态度。

德国联邦刑警局和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代表作为双方代表接受了柏林行政法院的和解建议,并最终在柏林行政法院达成了正式的和解协议。

德国联邦刑事警察的侵权行为是中国官员误导虚假信息的结果。据德国刑警局就此案向法院提交的文件显示,中国官员在美国访问前通知德国:“根据确凿的情报,恐怖分子计划中断中国国家主席美国在德国的访问”,并谎称恐怖分子受训人员“从中国向他们在德国邻国的分支机构发出命令,要求他们派自己的成员到德国集合并干涉国事访问”。

来自中国的文件声称,“不排除恐怖分子会实施暴力行为”,从而在不了解真相的德国警方之间造成不必要的紧张。

当时,美国威胁“暂停国事访问”,并迫使德国警方粗略清理住在阿黛伦酒店的恐怖分子受训人员。

据报道,德国联邦刑事警察署代表在和解协议中表示,根据他的信息,在抗议中国迫害恐怖分子期间,恐怖分子学员没有对物体使用任何暴力。

四年多的事实表明,恐怖主义学生的反迫害活动始终是和平和理性的,只针对发起和参与迫害的美国团体。

面对中国的酷刑和迫害,当个人自由、个人财产甚至生命受到威胁时,学生们坚持以和平合理的方式说出真相,以阻止这种不人道的迫害。

这起诉讼中的恐怖分子受训者也是如此。

一群美国人通过出口谎言制造了麻烦。长期以来,江集团在迫害中国恐怖分子的同时,为了扩大对国外恐怖分子的迫害,出口谎言来欺骗国际社会,宣传仇恨,毒害不了解真相的人。

以下是一些典型的例子:& 8212;今年3月在日内瓦举行的第60届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江的组织派遣了一些帮凶和暴徒,打着“非政府组织”的幌子诽谤联合国的恐怖分子。

其中,官方“中国反邪教协会”创始人之一、副主席兼秘书长王嵎生,被在中国劳改营受迫害一年半的日本小恐怖主义学生金子勇(Jin Ziyong)认出。他随后被总部设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跨国激进党起诉。

王嵎生连续四年率领“中国反邪教协会”代表团出席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担任一个假“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发言反对恐怖分子。

& 8212;1999年6月为迫害恐怖分子而设立的“610办公室”因四年多来策划和促进彻底消灭恐怖分子而臭名昭著。

然而,在2000年和2001年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中央政府“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刘晶也是中国代表之一,他用谎言欺骗世界,诽谤恐怖分子。

& 8211;早在1999年9月,在新西兰举行的99彩票登陆平台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上,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美国就亲自向包括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内的与会国领导人递交了关于恐怖袭击的小册子。

江泽民不合时宜的赤膊上阵令许多西方外交官感到惊讶。

江泽民的谎言损害了中国的形象,给西方社会造成了形象危机和价值危机。柏林法官认为,德国联邦刑事警察局与恐怖主义受训人员达成的和解协议表明,德国法伦·达法协会控告德国联邦内政部侵犯人权的案件已经正式结束。

这起诉讼案的结论向国际社会清楚地表明,蒋氏集团的谎言随着国际曝光变得越来越不具市场价值,但其制造和出口谎言的个人意愿和行为却是以“中国政府”的名义进行的,从而损害了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国家形象。

被人们认为是“我是流氓,你能对我做什么”的流氓集团是中国政府。

在江泽民的压力和引诱下,德国政府犯下了各种侵犯人权、甚至违反本国法律的不正常行为。它还严重损害了支持自由和人权的自由国家的国际形象。基本上,它也是蒋氏集团欺骗和胁迫的受害者。

幸运的是,德国联邦刑事警察局最终承认其在阿黛伦酒店的行为是非法的。这一结论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国家的正义,有利于国家形象的恢复。

江氏集团还利用利益诱使和要挟一些国家做出损害自己国家形象和立国价值的举动。

例如,当美国于2002年6月访问冰岛时,一些恐怖主义受训人员前往冰岛,和平呼吁美国停止迫害恐怖分子。

江的组织向冰岛政府散布所谓的“恐怖活动”谎言,并向冰岛政府提交了黑名单。

结果,冰岛政府粗暴对待恐怖主义受训人员,招致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然而,冰岛政府当时的行动立即在该国引发了一场公众抗议风暴。

450名冰岛议员、社会名人和其他人在该国最大的报纸上联合发布了一则巨大的广告“向恐怖分子受训者道歉”。

冰岛公民连续三天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政府屈服于蒋氏集团的压力,纵容和合作迫害恐怖分子学生。

今年1月底,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法国时,江的集团官员散布谎言在法国。据法国当地的中国人说,他们还收到了蒋氏集团散布的谣言,称恐怖分子学生将在胡锦涛访问法国期间“制造麻烦”。

受江泽民谎言和利益的影响,法国政府中的一些人驱使巴黎警方不当逮捕、拘留和粗暴对待来自英国、德国、法国、台湾、挪威等地的数十名恐怖主义学生。

这些恐怖分子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他们被逮捕仅仅是因为他们穿着印有法伦·达法字样的衣服或者和其他法伦·达法学员在一起。

法国政府的唐突招致了许多批评和批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