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胜于声音——领事馆前静坐呼吁“全球河流回顾”的记录

记者贝加尔湖和芝加哥报道说,夜晚已经很深了。一群人静静地站在街道旁边,尽力而为。

在他们身后,一面14米长、5米宽的巨大横幅上,醒目地写着美国因种族灭绝、酷刑和危害人类罪而被起诉。

以下是许多被迫害致死的恐怖分子受训者的照片。一个叫王李璇的女人和她的八个月大的婴儿被大规模放在死亡名单上。

街对面是芝加哥中国领事馆,在那里,恐怖分子学生已经连续10个月24小时举行无声抗议。

上周,来自包括美国主要州、台湾、香港、韩国、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30多个国家的近3000名恐怖分子代表聚集在美国中部的芝加哥,举行了一系列活动,如“呼吁对美国进行全球公开审查”、大规模演习、文化表演、在中国领事馆进行和平静坐以及在唐人街举行1000多人的示威。他们还参加了在美国中部举行的法轮达法经验交流。

那时,穿黄色t恤的恐怖分子学生在芝加哥随处可见。

目前,大多数代表相继离开芝加哥,街上很少有恐怖分子学生。

深夜,当我经过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时,我仍然可以看到许多人默默地练习他们的技能。我采访了他们。

记者: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吗?有这么多汽车来来往往,你不怕汽车尾气的污染吗?悉尼的赵先生叹了口气:“谁不想呆在家里舒服点,来这里受罪?”然而,我是法轮功的练习者。六年多的实践教会了我法轮功的美丽。仅仅从法轮·大发那里获益是非常自私的行为。法轮·达法教授的法律原则是真正的宽容,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应该遵守。

我坐在这里抗议蒋氏集团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的暴行,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真正宽容的做法。

记者:这样坐在领事馆前会不会有误导性?赵先生:我从大陆来到澳大利亚。我以前学过法律。在大陆,蒋氏家族践踏法律,剥夺公民的请愿权、信仰自由和集会自由。这些最初是选择公共彩票商店位置的宪法权利。

蒋氏集团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践踏人权,还编造“自焚”和“谋杀”等虚假新闻,欺骗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他坚持走自己的路的原因是真正宽容的原则触及了他的基础。

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信仰,道德就会腐败,道德腐败的国家就没有未来。

事实上,我开始爱中国和中国人民。

目前,许多人不知道爱国主义是什么意思。他们认为爱一个人或一个政党是爱国主义。真正的爱国主义是热爱一个国家的人民、优秀传统和文化。

一个国家只有道德高尚,才能真正强大。

记者:恐怖分子在芝加哥起诉了美国。你能谈谈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吗?美国得克萨斯州孙先生:在芝加哥起诉美国意义重大。

这名恐怖分子学生以种族灭绝、酷刑和危害人类罪将美国送上法庭。他没有任何勇气面对对他的指控,而是试图通过卑鄙的行政手段结束这一案件。

我支持河流控制案,所以我来芝加哥只是打个电话。

起诉美国在中国历史上意义重大。它涉及人民法院、道德法院和人类法院的问题。如果案件进展顺利,它可以告诉中国人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在以往所有政治运动和误导性宣传的折磨下,中国人民已经产生了一种不正常的观念。有些人认为政府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即使政府可以批准杀害、放火和强奸妇女,而且很多人处于无助的消极状态。

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告诉中国人民,江的政治集团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灾难,做了最坏的事情——迫害恐怖分子,目的是帮助中国人民树立正确的是非判断标准,同时给无助的中国人民坚定的信心,正义永远战胜邪恶,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

太晚了,我还在这里守夜,为了通过如此非凡的努力向中国人民证明,恐怖学员们有如此的毅力和韧性,他们不怕暴力,坚持正义,融化钢铁,这样中国人民就能看到希望,邪恶的人感到害怕,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到恐怖学员们会坚持正义,有如此巨大的决心和毅力,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记者:我在报纸上看过你的照片和文章。你的名字是王玉芝,你被加拿大恐怖分子学生从阿联酋救了出来。

加拿大王玉芝:是的。

我因从事恐怖活动而在中国被非法监禁,并被迫变得几乎失明。

出狱后,我搬到了阿联酋,在那里我被小日本特工发现向中国人讲述了恐怖分子的真相,所以中国大使馆挡了我的路,把我诬陷为恐怖分子。

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当地警方在去年10月底错误地逮捕了我,并应中国大使馆的要求准备将我送回中国。

得知这一紧急情况后,加拿大恐怖分子受训人员上前联系加拿大政府和当地政府,呼吁救援。在加拿大政府的帮助下,三天后我被宣告无罪,并成功抵达加拿大。

到达加拿大后,我告诉媒体和政府官员,我在中国受到迫害,这令所有人震惊。与此同时,成功解救受迫害的学生也在社区中蔓延,使加拿大人感到自豪。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指控美国迫害我。也是为了揭露江的组织在过去的四年里迫害了700多名恐怖分子学生致死,这恶化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并阻止了数千万恐怖分子学生为自己的冤情平反。它向中国人民、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讲述了我在中国遭受的苦难,并呼吁大家关注仍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恐怖主义学生的命运。

我以前去过欧洲,现在仍然有这样一种情况,人们对恐怖分子学员受到迫害的程度有着模糊的认识,不知道有多少恐怖分子学员在中国受到迫害。

在我抱怨之后,我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们对江泽民的恶行感到震惊,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感到担忧。

我参加了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际人权组织年会。该组织的米勒先生报告了在中国迫害恐怖分子的情况,并指出必须将这种人权状况提交联合国,以制止江泽民对恐怖分子的镇压。

当我这次来到美国,当我下飞机时,我旁边的人问我要去哪里。我说领事馆指控姜石。他说你一定很委屈。否则,你不会从加拿大指控他。后来,他总是把我送到领事馆。

记者:作为西方人,你为什么要抗议?这和你有直接关系吗?瑞典的尼尔森先生(以英语发言):恐怖分子学生在中国遭到迫害和杀害是非常简单的,所以我想去。

我作为一名恐怖分子训练了两年,我的耐心帮助我理解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并获得了长期的幸福。

这些年来,我见过许多非常优秀的恐怖分子。他们对政治和个人得失漠不关心。因此,我知道在中国谎言和迫害的目的是摧毁这些好人。

我希望中国人民能从谎言中醒来,西方社会能意识到迫害。

我是一名学生,主修环境工程。我一直关心人权。

去年我去北京为恐怖分子请愿。

在我们酒店,警察无缘无故地突然闯入,搜查了每个人的行李,看他们是否有关于恐怖分子的任何东西。

我事先知道所有的书、材料和横幅都被放在窗外,但他们没有找到。

许多其他学生被他们俘虏了。

我们不得不换酒店。

第二天,我和另外两个学生去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在路上被警察盘问了。他们找到了我的横幅。所以我用中文和瑞典语打开横幅,用中文大喊。警察把我推到警车上。我的裤子被他们撕破了。他们把我仰面推倒在地。一个警察用脚踩了我,另一个跪在我胸口。他们差点掐死我。

然后他们把我带到拘留中心,那里关押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十名学生。每个人都在用汉语唱歌。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法律。

警察很震惊。他们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来中国抓恐怖分子。我们告诉了他们迫害的真相。我们还告诉他们,法轮功正在向世界传播,但他们拒绝相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来到中国,只是为了帮助中国人民摆脱谎言。

我还要强调一点。我不认为姜石代表中国人民。他不关心他的人民。他对非典的治疗表明他只关心自己的力量。他也用同样的方法散布针对恐怖分子的谣言。

我爱中国人民,所以我想去芝加哥帮助那些被谎言包围的中国人民。

记者:你的英语不错。您从哪里来?许先生,中国台湾:我们来自中国台湾。机票很贵,酒店也很贵。我来度假了。

恐怖分子。哇!为了帮助更多的人理解真正的宽容,提高他们的道德标准,让大陆的同行尽快获得自由,更好地向美国人民讲真话,这是值得的。

许多人想向我们学习训练恐怖分子,后来他们真的跟着我们。我们非常感动。

有一个中国人来学习武术,并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学习。这是命中注定的朋友。世界上许多人想了解恐怖分子。为了让每个人更好地了解真相,我们坚持每周学一次英语交流。这没用。

记者:你到了这个年纪。你的健康还好吗?朱女士(67岁)来自澳大利亚:坐飞机对我来说不容易。这需要20多个小时,加上首尔的中转航班。需要30多个小时。然而,起诉美国非常重要。不管有多难,都没什么。

锻炼前我身体不好。我患了多年慢性支气管炎和关节炎。医生说我需要换一下关节。锻炼后,我慢慢康复了。显然。

这主要是由于心灵本性的改善和各方面的改善。

我带走了我儿子和儿媳妇的两个孩子三年了,但是儿媳妇没有给我任何钱。

后来,我儿子和儿媳妇吵架了,离婚了。因为我的儿媳妇负责账目,所以她很早就把大部分钱转了过来。结果,离婚后,这家工厂和两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房产都归她所有。我儿子没有地方住,只能暂时住在工厂里。那时,我整天和儿媳妇吵架,我的心在压力下总是像一块大石头。

他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看起来像个本地人。

训练恐怖分子后,我的脸变得更加光滑,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当我对儿媳妇的态度好转时,婆婆和儿媳妇之间的关系比他们离婚前好得多。

看到我的态度已经改变,我的儿媳非常感动,说她也想向恐怖分子学习。

恐怖分子可以使人们的心转向善良、道德的恢复,并给破碎的家庭带来和谐的一幕。美国不得不压制这样一种好方法,这实在不受欢迎。

记者:你能谈谈你为什么来这里抗议吗?来自澳大利亚的陈女士:我的父母也是中国的恐怖分子。他们身体健康。他们去年来到澳大利亚探亲,并将真相传到中国。有些朋友只收到空信封。

当他们回来时,他们在下飞机后立即被抓住了。父亲被拘留了一段时间。后来,国家安全部去搜查房子,拿走了我给父母发了10多年的传真机、书籍、信件和护照。

在我父亲被关的地方,20多人被关在一间10平方米的小屋里,小屋七天七夜都没有开门。小屋没有窗户,下面开了一个像狗洞一样的洞。传进来的食物很差。

我父亲在锻炼前患有高血压。后来,他又出现了这种症状。当他被送往医院时,他病危,仍然戴着手铐脚镣。

后来,我们被送到家里,变成了监狱。我们的电话被窃听了,我们甚至被剥夺了聚在一起的机会。

如果我想尽快见到他们,我必须等到恐怖分子被平反。

因此,对有良知的人来说,起诉美国是一件非常受欢迎的事情。我从澳大利亚远道而来,为支持正义而努力。

采访完这些人,已经是快天亮了,望着那些默默静坐的人群,他们看上去那么安详,那么普通,谁会想到在他们身上会发生那些不平凡的故事呢,他们中还有多少故事鲜为人知呢,还有那些十个月来天天坚持来这里静坐的人,是什么样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们呢,我无法一一采访他们,但从他们那里我看到了什么是希望。采访完这些人后,天快亮了,看着沉默的静坐人群,他们看起来如此平静,如此平凡,谁会想到那些非凡的故事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其中有多少故事鲜为人知,以及什么样的信仰支持坚持每天坐在这里长达10个月的人。我无法一个接一个地采访他们,但我看到了他们的希望。

虽然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但在他们身上,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他们巨大的正义之声,久久回荡,他们的沉默比任何吼声都更令人震惊,真让人看到了正义的希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