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缴的税比以前低70%”资源税改革注入实体经济

经过一个夏季的煤炭开采,在冬季煤炭使用高峰之前,它逐渐回到基本面。

对产煤大省山西来说,本轮煤炭价格上涨与之前略有不同。尽管煤矿业主赚了很多钱,投机性矿井投机的数量明显减少。

据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务司副司长孙群称,这是资源税改革的结果。

今年上半年,山西煤炭价格出现一轮上涨,吨煤累计综合销售价格上涨至433元,同比上涨201元,涨幅87%。

相应地,同期煤炭资源税收入达到139亿元,同比增长151%,比改革前的定额法增加119亿元,实现了煤炭资源税与煤炭价格的“正相关”。

自去年7月1日中国全面推进资源税改革以来,到今年6月底,全国范围内符合条件的企业共获得近42亿元资源税减免,为企业转型升级注入新的动力。

资源税的增加不仅抑制了投机性矿业投机,还迫使煤矿开始节约资源。

“从价税建立了一个调整机制,税收与资源价格直接挂钩,将资源税收入与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利弊的矿产价格挂钩,有利于调整资源收入,确保资源产业持续健康运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增强全社会的生态保护意识。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简一告诉记者。

对四川攀枝花钢铁矿业公司来说,绿色税制改革已经是“鸡肋”很久了。

“资源税改革前,由于旧税制采用量定额计税的方法,企业无论开采高品位铁矿石还是低品位铁矿石,都要承担每吨5.7元的资源税,从矿石价格换算来看,低品位矿石的税负是高品位矿石的3倍。

该公司缺乏使用低品位矿石的能力,选择不使用它。

”攀枝花钢铁矿业公司财务总监告诉记者。

但是,从价资源税征收改革后,新税制将根据铁精矿确定税率,不再“一视同仁地对待高、低品位矿”,税负将变得更加公平合理。

“改革后,对储存条件好、价格高的企业征收从价税,对条件差、价格低的企业征收从价税。

通过价格杠杆,促进企业合理利用资源。

中央财经大学的樊勇教授说。

改革后,资源税收入和矿山价格同时保持上升和下降。

提价、增税和合理利润空将使企业有意识地控制煤炭生产,防止行业过热。与此同时,通过资源税改革,政府积累了财政资源,并将其用于降低生产能力、重新安置雇员和保护环境。去年,政府减产1.43亿吨,停产2325万吨。

这不仅有利于矿山企业的健康发展,而且对促进矿山治理和环境保护有很强的作用。

“现在,该公司每吨低品位原矿必须缴纳1.5元的资源税,较改革前的5.7元下降了73%。

”财务主管说。

目前,攀钢矿业正在积极推进技术升级,提高低品位原矿的综合利用。

“这次改革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为企业建设绿色矿山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有效促进了企业新旧动能的转化和升级。

”莱芜市地方税务局局长杨勇军介绍道。

洛阳的综合利用进一步扩大。

“我们正计划回收相关的萤石,将来它可能成为我国最大的萤石矿之一。

洛阳钼集团首席财务官顾美峰告诉记者。

资源税改革后,相关矿产暂时不征税。钼矿山企业开采的钨及其他伴生矿产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效益。一批较大的企业不仅通过科技创新、设备升级和增加投资回收伴生矿产,还回收矿渣和尾矿库,最大限度地实现了当地环境和企业效益的双赢。

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安排将“产能”放在供应方结构改革的首位,提出煤炭等矿业应严格控制增量,防止新的产能过剩。

在总结原油、煤炭等资源税改革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将此次资源税改革的从量计征变为从价计征。在总结原油、煤炭等资源资源税试点改革经验的基础上,本次资源税改革的专项评估改为专项评估。

据统计,由于原油、煤炭等主要资源价格的快速上涨,今年上半年共有26个省增加了资源税收入,其中山西、内蒙古和陕西省的资源税收入分别增长了142%、122%和109%,分别占地方税收总额的32%、20%和15%,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9%、12%和9%。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资源税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资源税改革明确规定,改革后,收入分配将进一步向地方倾斜。原矿产资源补偿费将并入资源税,全部留给当地。中央政府将不再分割它,从而增加当地的实际可支配收入。这将有助于当地加快建立和完善资源开发造成生态环境破坏的补偿机制,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和金融优势。

据了解,有关部门正在全面总结资源税改革经验,计划稳步扩大水资源税试点范围,推进资源税立法工作,进一步推进资源税改革。

发表评论